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中村耕一五 ) 纳格拉的孩子(-许小闹

全部文章 admin 2018-05-18 75 次浏览
五 ) 纳格拉的孩子(-许小闹

第五章 冬天里
(一)一天
清晨,校园里,大黄狗在追赶小花猫,汪汪汪喵喵喵,好听得让我没忍心管闲事。木屋里,酥油茶已经打好,雪白的粑粑也刚刚出炉,于是就想,要是能有一瓶王志和的腐乳或者是老干妈的辣椒酱多好啊。两样都没有也没关系,那就放在炉子上烤着吃…一个粑粑,三碗茶。一直到两条腿被烤得生疼,才依依不舍离开火炉边,特庆幸自己学会了生火,这样的温暖在这样的冬天是那么让人眷恋。




日子在睁眼闭眼中过得飞快,两个年级的语文课本已经讲完,可事实上所有的孩子都一样,忘性比记性好。谁让他们都是孩子。有时候也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创造力,今天用___国___义填空,明明该是三国演义,偏偏有填帝国主义?!我打了叉号却被阿西跑到吴老师那里大喊冤枉?!……该死的帝国主义……好吧。
热水管终于被正午的阳光融化,把我冻红的双脚烫得更红,变得和手一个颜色。我感叹,原来我曾经这样白过。阳光也是耀眼的白,像锡,像许多发光的金属。对了,就是这灿白,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的。在头顶,在地上,在孩子们的脸上,在我灼热的耳旁。吴老师笑我真是多情啊,是说我太流连太眷恋一些细节。我知道我是痴,可我愿意这么痴着。只要是心甘情愿的选择,就是一种幸余浩然福。多情女子常轻浮,有人这么说?!可是明明,我多情的对象比男子要广大,要丰富,要纯净,应该就是整个的生命。


江巴家的母猪死了,村主任让我帮忙拍照片,村里每家都会有一头母猪上了保险,一旦发生意外是可以索赔的。给死猪拍照,关键是要突出这是母猪,于是好一阵摆弄,侧着仰着都被我把**拍了个清清楚楚。唉,还好是头猪啊……

张校的烟抽完了,算好剩下的六七根烟还够回家路上抽,就走了。我说张校您没多预留几根啊,万一路上发生不可抗拒因素导致的突发事件怎么办?“哦,那我就打电话,找人给送烟啊!”
晚饭,张校不在校,就是我做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的这“规矩”,以前李老师还争着抢锅瓢,现在却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只管看着我问“今晚吃什么呀?”得,我做什么你们吃什么吧。吴老师和李老师说,都怪我做的菜好吃。这是真的在夸我还是偷懒的托词,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也喜欢吃自己做的菜。只是已经不太讲究,晚饭有一道菜是用最后一个包包菜加进昨天晚上剩的炒鸡蛋加今天中午剩的花菜和青椒,四个菜混合成的,还有一道凉菜,就是一碗醋里加点辣椒粉,伴进洋葱。哈,我在这碗醋里,夹到了昨天中午的猪肝书虫听吧,昨天晚上的黄瓜,还有前天晚上的莴笋……




夜郭志辰,烧水的时候可以发呆,听歌的时候可以数星星,冷的时候可以找孩子们跳舞,闷的时候就看《猫和老鼠》……好像可以做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喝光了每天都会比500ML多出一些的牛奶,新鲜得不舍得放进一点白糖。想起孙南归木妈妈害羞的笑脸,心里满满的温暖和幸福。

有些天,像今天,日子,就是这样过去了。



(二)为什么读书
课文学到第25课,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不知道孩子们对于这句俨然已经成为名言的话会作如何解释。便让他们每人写一段话,“写一下你为什么而读书。”我期待着会看到他们拥有美好的希望亦或远大的梦想,可是纸条交上来,一切的出乎意料,无异于当头的一盆冷水浇下来。所有的美好幻想,所有的雄心壮志,在来不及施展的时候就已经灰飞烟灭。
“我好好学习就不用干农活了,因为干活很累。”
“我学习好了就上班,就不用犁田,也不用拔青稞,我不喜欢干活。”
“我要挣钱,买好吃的,和玩具。”
“我要呆在家里,每天有100块钱给我,不用干活。”
……
这就是孩子们的答案。如果说生活中的困难还可以用乐观精神来克服的话,但最失落的莫过于理想的寸步难行。理想,对这些孩子来说似乎有些抽象,马秋子他们的“理想”,也许在我们看来是那么的肤浅,可是,这的确就是他们生活的目标。
记得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对这些孩子要求严格,交不上作业的,写不出作文的,一律用罚抄的方法解决,后来有一次作文课,我让他们写假期三天都做了些什么,作文交上来的时候还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师,我昨天没完作业,是因为我一天都在和牛耕地,干完活就累睡觉了,你不生气,我补上。”那之后,我教给他们的最重要的是方法,和如何合理的安排时间,再就是,学会在劳动中获取知识。
到现在,他们更愿意跟我说他们家里的故事,那些他们看来理所当然简单重复,对我来说又是孤陋寡闻陌生新鲜的故事:
路上的木方柱要从左边绕否则会摔倒,
火炉里不可以丢进垃圾否则**会生气,
茶滤不可以放在凳子上否则就会变哑巴……
他们比我们所有城市里的人都懂得生活。我更加明白应当尊重他们的“理想”幻奇系列。是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欲望,或崇高,或肤浅,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啊!


(三)一起去看流星雨
叫醒了住校的孩子们,在不知道日期错误之前我答应过带他们一起看流星的,在我眼里
朋友发短信告诉问夜里会有流星雨,让我好一个激动,定了闹钟,凌晨爬起来把孩子们都叫醒。一大群孩子抽着鼻涕和我坐在山坡上等待,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头顶的天空。
“老师,中村耕一流星是什么?”
“流星,就是天上的星星想家了,于是就飞回来了。”
“那它家在哪呀?”
“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啊!”
“然后呢?”
“然后?然后它就钻进一个妈妈的肚子里变成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了呀!”
“噢噢…”孩子们欢呼起来,他们,曾经也是天上一群快乐的小星星吧!
“看,流星曹存正!”
阿西喊!我抬头,一颗流星从头顶垂直飞过,向山谷划去。
“啊,老师乡居楼,它家是在这里的啊!”
“哦,是啊。”
“男孩还是女孩啊3f男?”
“老师也不知道。”
“老师,一定是男孩!”
“你怎么知道呢?”
“书上说公鸡的尾巴比母鸡的尾巴漂亮啊,刚才的星星有那么长的尾巴。”
学前班的次主告诉我,他长大了想当一条狗!我不知道,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我笑他,哪有人想当狗的?后来,老师跟我翻译他说的原因,因为,村里有很多恶狗会咬人,晚上还会跑到别人院子里去。他家妈妈害怕。所以他才想当一条狗,保护家,保护妈妈!
冬天,应该是藏民传统中喜庆的日子,过去没有冰箱,所有的牲畜都会留到冬天屠宰方便保存,自然喜事也就在这个季节多了。是不是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李老师张老师吴老师他们笑声也多了起来,门口篮球场上每天也会聚集着一大群男男女女争抢着一只篮球,才不管篮筐在哪。一定是所有的人家里都杀了猪,一定是每个人都吃了猪。我也吃啦,我当然也吃啦!
“啊,太幸福了!要是天天杀猪多好啊!”一句疯话让所有人笑翻了天!阿拉嗵!热火朝天的幸福生活不会太远!

11月里有一天很特别,是妈妈的生日,我提前发了几十条短信给朋友,请他们帮我送花给妈妈,结果,妈妈在生日那天收到了满屋子的鲜花。妈妈喜欢花,她恨不得把这山上的杜鹃花挖出来扛回家里去。妈妈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喝着孙南归木送来的牛奶,下午刚挤的,是一头很大很漂亮的牛。暖暖的味道,让我想念小时候在妈妈的怀抱里吃奶。妈妈问我是谁送的花呀?我痴迷地转了一圈舌头,舔掉粘在嘴角的奶白色泡沫:“很多人吧,他们都想给你一份祝福啊!”
你知道吗?老师们都好羡慕你,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他们也没有谁庆祝过自己的生日,他们的母亲生他们的时候,有的是在田里干着活,噗通一声就出来了。有的是在马背上,所以他们一生下来就会骑马。以前在这里的女人们一辈子要生十几个孩子呢,她们才不会记得谁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只会在孩子们长大的时候告诉他们,生你的时候山茶花开,生你弟弟的时候刚撒下青稞的种子,生你妹妹的时候松茸正卖得好价钱,可惜最小的赶在了冬天下雪的时候,一出来就死掉了…
风,飞不出山谷,它在山谷里旋转着,卷起村庄上空的尘埃,收进谷底。于是,有一些温暖便更加清晰可见了。阿婆去世了,可她的外孙女要嫁人了。村里的人笑着说,阿婆去了拉萨,给她的家人求到了幸福。啊,拉萨的阳光,真的拥有可以照亮人间和天堂的法力。
学校楼顶的天窗不知被谁打开,一架木梯直直地竖着。爬上去看到的除了几口接受信号的大锅,在一角还铺着很多去年留下来的松果,松子落满一地,咬开一看都已生出一层薄薄的白色绒毛。那些松壳被太阳晒了一年,已经酥掉,一碰便发出啪啪的碎裂声。拿了几个悄悄伏身到天台的边缘,探头看到在院子里墙边晒太阳的吴老师,于是冲准他身子靠边的地方,把松壳丢下去……“啪”,随后,“啊”,“啪啪”……
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是可以不必大笑的,浅浅的一笑,就是莫大的幸福。从天窗爬下去的时候很小心,探脚的时候,有人扶住脚腕帮我放在了下一蹬横杆上,不由一惊,转头往下看,那是另一个浅浅的笑容。“你真是耗子啊?小心点葛好?”“哦……”风,大概耍得疲倦了,乘着云飞向另一个山谷。流云尼玛的传说大概来自太阳神和他的爱妃,太阳神用白云接送她心爱的女人蓝瞳的诱惑,让风在天上人间来回吹动着。
小龙说是过来给要结婚的人家送贺礼的,顺便要请这边的亲戚明天去家里吃饭,因为明天家里要杀猪。这已经成为村里的风俗神鬼奇谋,光想想吧,二三十口人围坐在火炉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也会让人觉得快乐的。“明天我给你留半块猪肝。”小龙走的时候说。呵呵,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定是吴老师告诉他那天我是多么地为那一块小猪肝儿痴迷的。
山外的人一定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有很多孩子们唱着儿歌跳皮筋,球场边有很多看热闹的人多过场上奔跑的人,有一个白胡子爷爷坐在学校门口的台阶上,眯着眼睛朝这帮他称之为孩子们的年轻人露出浅浅的笑,带声音的,不是“哈哈”的,是“叩叩”的。
(四)杀猪
杀猪这天,习惯上要请亲朋好友到家里来吃饭的,每人一个粑粑,一段米肠,一块大肉,一块肝脏,一碗排骨汤。偏偏,中午的时候接到了通知,小雪山那边着了火。于是,每户出一人组成灭火突击队郎毓秀,直杀现场。


去的人去了,在家里的人似乎从容的像是任何事情没发生,杀猪、放血、开水烫、脱毛、解剖、分类,把每一个部位都分好,洗肠子和灌肠子的活夏之锁,看来我得帮忙了。其实就是把大米和小麦做的糌粑,混着佐料放进新鲜的猪血里,灌进肠子里……那种满手沾着猪血的感觉……要我怎么能用语言描述……拼了……


晚上,一大群人围坐在一起,不管大人小孩还是老人,面前都是一样的一份。大家说说笑笑,只有我是个外来的客人一样的不协调,只能尴尬的笑,无法分享他们的乐趣。小龙隔着火炉坐在我的对面,我向他投去求助的眼神,他竟忍不住笑出了声,大概是我那副表情实在是好可怜。他走过来,同时也对小的们说:“唱歌吧。”像是全国解放一般的呼声,我们冲到了电视机旁,不一会,电视里就出现了像是90年代的卡拉OK……







桑杰卓玛家的房子很大,那房屋上的雕木,大堂里的镂花和图画,美得让我惊呆。干惊的地面,整齐排列的厨具,也是他们热爱生活的体现。我就不能老实的坐着,无意中犯了忌讳,从供着佛像的桌台边跨过……被扫了眼光,心里担忧得不行。为了赎罪,我把晚饭用的二三十个碗洗得干干净净,不知道我要是扫房子她们会不会介意。其实我只是想做一点什么事情,好让自己像家人一样在她们身边。桑杰卓玛的妈妈笑着问我有没有去过比这里更艰苦的地方,其实她所说的苦是我没有经历过的,而我所感受到的幸福却是她习以为常的。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是心里渐渐生出了什么情绪,还是告别了某种生活或者某种梦想闪婚网。我就像每一个纳格拉的子民一样,不急不躁地地享受着每一个平凡的日子。


(待续)